女孩怀孕瞒着父母产下孩子,得知男子身份后全家崩溃…

第一章


万豪酒店是江城赫赫有名的七星酒店,也是江城各大豪门举办酒会首选的地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场,今夜也不例外。

蓝溪端着一杯红酒站在宴会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目光四处探寻,只为找到自己今天晚上的目标。

她轻轻地晃动着酒杯,不消几分钟,猎物出现。

蓝溪提起裙子,朝着距离自己约莫五六米远的男人走了过去。

她走路的时候,腰和胯随着步伐扭动着,妖冶惑人,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她。

……

这边,陆彦廷原本在正在听程颐分析最近公司的盈亏,可是,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

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蓝溪,程颐不由得皱眉,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陆彦廷问,“你说谁?”

“你看。”程颐指了指蓝溪的方向,“就她,你应该听说过吧,蓝家那个大女儿,名声臭得很。”

陆彦廷并未出声,他顺着看过去,也瞧见了她。

低胸香槟色礼服,穿在她身上倒是一点儿都不突兀,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他仍然可以判断,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陆彦廷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慢悠悠地走近,蓝溪能感觉到陆彦廷在看她。她故意将步调放得更慢,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红酒。

路过陆彦廷身边的时候,蓝溪踩到了裙摆,一个没站稳,稳稳当当地倒在了陆彦廷的怀里。当然,那杯红酒,也悉数洒在了他身上。

尽管被洒了一身酒,但是陆彦廷并不生气。他垂眸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确实漂亮。很大的一双眼睛,眼尾上挑,配上今天的妆容,那双眼睛更是别有韵味。鼻梁很挺,嘴唇很薄,深色的唇彩和她身上的衣服很配。

感觉到陆彦廷在打量自己,蓝溪轻轻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这一下,正好压上他。

“哎呀,抱歉——”只是蹭了一下,蓝溪就从他怀里退出来了。

“没关系。”陆彦廷盯着她。

“唔……要不,我带您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蓝溪低头看着他身上的西装,“您看怎么样?”

“可以。”陆彦廷答应得很干脆。

旁边,程颐都看得呆住了。谁不知道陆彦廷平日不近女色?

在这个圈子里,除了一任固定女友之外,再没任何女人近得了他的身。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纵容蓝溪在他身上贴了那么久!

“老陆,你——”程颐话还没说完,陆彦廷已经跟蓝溪离开了。


洗手间内,蓝溪站在陆彦廷面前,笑着看着他:“您先把外套脱下来吧?”

陆彦廷“嗯”了一声,依言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她。

蓝溪接过外套,用手绢沾了水,细致地擦着。

这个女人是故意设计了这场戏,聪明如他,怎么会看不出?

然而,他却鬼使神差地纵容了她这么久——

“好了。”蓝溪笑着将外套递给陆彦廷,“您可以穿上了。”

她笑得很勾人。陆彦廷动手接过外套,目光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

蓝溪撩了一把头发,勾唇轻笑:“您这么盯着我看,我会害羞的。”

“你叫什么名字?”陆彦廷开口问她。

“唔,我叫蓝溪。”她笑着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朝他伸出手,“久仰陆先生大名了。”

她喊他陆先生。

陆彦廷:“你认识我?”

“整个江城,有谁不认识陆先生呢?”蓝溪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陆先生年轻有为,可是很多人的梦中情郎呢。”

梦中情郎?

陆彦廷听过后发出一声低笑,“是么。”

“当然呀。”蓝溪点头,“陆先生不仅年轻有为,还长得帅,看您一眼就移不开眼了呢。”

陆彦廷没有出声,目光始终锁定在她脸上,那眼神,让蓝溪觉得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早就听说过陆彦廷阴晴不定,心思深沉,被他这样看着,蓝溪心下有些慌乱。

好在她演技不错,并未表现出来。

“陆先生,再次道歉,今天是我冒失了。”蓝溪浅笑嫣嫣,她抬起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先走了,陆先生玩得开心。”

“嗯。”陆彦廷淡淡回应了一句。


第二章


从洗手间走出来,蓝溪的心跳得很快,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发明显,她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走到一半的时候,碰上了程颐。

程颐看到蓝溪之后,抬起手拦住她:“老陆呢?”

“陆先生应该马上出来了。”蓝溪自然是认得程颐的,毕竟程家也是江城众多豪门中的一个,程颐跟陆彦廷是拜把子兄弟,这个她也知道。

“我警告你,别打老陆的主意,他看不上你这种女人。”程颐警告蓝溪。

“程颐。”他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声音。

陆彦廷走上来,看着蓝溪,“他的话——”

“陆先生放心,程少爷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蓝溪善解人意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从宴会大厅出来之后,蓝溪拿出手机,拨通了蒋思思的电话。

“你在楼下等我,我马上下去。”

蒋思思听到蓝溪声音不太对,愣了下,“好,我现在把车开过去。”

挂上电话,蓝溪很快等到了电梯。

下楼之后,蒋思思的车已经在等了。

蒋思思是蓝溪多年的好朋友,也算是一个富家千金,今天这种场合,她原本也该出现的,但是蒋思思不喜欢这种场合,这种应酬她基本不参与。

蓝溪打开车门上了车,刚上车,蒋思思就迫不及待地问她:“怎么样了,上钩了吗?”

上钩了吗?

蓝溪回想了一下陆彦廷刚才的反应,应该是对她有兴趣的。

只不过,他这个人心思太深沉,她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目前还不知道。”

“要不咱换个目标吧?”蒋思思认真想了想,“这江城有钱人也不是就陆彦廷一个,我爸说了陆彦廷那个人手段挺狠的,我觉得还是不要招惹他了,他不能容忍别人利用他的。”

“有钱人是很多,但最有钱的就一个。”蓝溪笑着说,“我只嫁最有钱的。”

“好吧,那我只能祝福你了。”蒋思思发动车子,“我再回去帮你打听打听他最近的动向。”

蓝溪现在住在别院,这座院子是从她姥爷临终前送给她的礼物,后来母亲去世,她搬出蓝家之后,就住到了这里。

不算很豪华,但是够情调,够别致。

平日一个人住在这里,也乐得清静。

“蓝溪,你回来了。”蓝溪刚刚踏进院子,就听到了一道令她厌烦的声音。

果不其然,是她的父亲,蓝仲正。

自从上一次他带着她去应酬一个四十多岁的油腻老男人之后,蓝溪就没再联系过他。

再看到他,蓝溪又想起了之前的事儿,一肚子气,声音也跟着不耐烦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这语气,完全不像在跟长辈说话。

蓝仲正看着蓝溪,说:“你搬回家吧!你现在还没嫁人,一个人住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倒是觉得这里挺安全的。”蓝溪讽刺地笑,“至少没有人会带我去应酬老男人。”

“蓝溪!”提到这件事情,蓝仲正脸上有些挂不住。“王先生那是真的欣赏你,想要娶你的!他条件不错,人也很好,你——”

“条件不错、人也很好。”蓝溪打断他,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露出了笑容:“那你怎么不让蓝芷新嫁呢?”

“总之,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反正蓝溪也不会听,蓝仲正索性就不和她讲道理了,“别院我已经卖出去了!从今天开始,这里就属于别人了!”

“你说什么?”蓝溪脸上表情骤变,她盯着蓝仲正,声音像是从地狱飘来的一样:“你再说一遍?”

“我说,别院我已经卖出去了!这里平时又没人住,空着也是空着,最近公司周转不开,卖了也是一笔收入!”

“这是我姥爷留给我的。”蓝溪瞪着他:“你凭什么卖?”

蓝仲正摆摆手,对她说:“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卖了就是卖了!合约都已经签了,没有后悔的余地。”

蓝溪咬了咬牙,问他:“你卖给谁了?”

“卖给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卖了,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蓝仲正劝她,“你就听爸一句话吧,搬回家里住,行不行?”

“我问你卖给谁了!?”蓝溪提高了声音。她的声音突然提得很高,尾音发颤。

蓝仲正被她吓了一跳,再看过去,她的眼眶已经红了。

到底是自己女儿,蓝仲正有些心软:“蓝溪……”

“你回答我的问题。”

“卖给陈家了,是陈家三公子出面买的。”蓝溪这样不依不饶,蓝仲正只能告诉她。

“我知道了。”蓝溪指了指外面的铁门,“你回去,我不想看见你。”

丢下这句话,蓝溪便转身进了屋子,蓝仲正站在原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蓝溪坐在沙发上,手里死死地捏着手机。

这座院子本来就应该姓白,这是白家目前唯一留下的东西了,她绝对不会让别院落在别人手里。

蓝溪拿起手机,给蒋思思打了个电话。“蒋二,你帮我打听一下陈东明的动向。”


第三章


两天后,江城规模最大的夜店,海天一色。

蓝溪按照蒋思思提供的情报,找到了陈东明今晚聚会所在的包厢。

蓝溪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她跟着送酒的侍应生一起走进了报包厢。

包厢里的人基本每一个都认识她,看到她之后,立马有人出声:“这不是蓝大小姐么,怎么来送酒?”

很轻佻,但是蓝溪没有在意。

她名声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清晰。

无视了这些恶意的调戏,蓝溪在人群中找到了陈东明,他腿上做坐了一个女人,两个人打得火热。

“陈三少。”蓝溪走上前去,在他面前停下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他的名讳。

陈东明听到蓝溪的声音之后,悠悠将视线转了过来。

“哟,原来是来找陈老三的啊!”见蓝溪走到陈东明面前,那边的人又开始起哄。

那语气,就像是在说什么送上门的一样。

“你来找我的?”陈东明问蓝溪。

蓝溪点了点头,“是的,方便聊几句吗?”

“可以。”陈东明将腿上的女人推开,那个女人颇有敌意地看了蓝溪一眼,似乎是在责怪她抢了她的生意。

蓝溪走过去,在陈东明身边坐下来。既然是谈判,必然有牺牲。

来之前,蓝溪已经想清楚了这一点。

“先喝一杯,喝完这杯再跟我聊。”思索间,陈东明已经为她递上了一杯酒。

蓝溪接过来,一饮而尽。

陈东明邪气地笑了笑,“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蓝溪开门见山:“我听说您买下了别院。”

“是,所以呢?”陈东明眯起眼睛。

“抱歉,唐突了陈三少。今天找您,是想您商量一下,可不可把别院退回来?”

蓝溪顿了顿,补充:“违约金我会按照协议上的全部付给您,希望您能通融一下。”

听完她的话之后,陈东明再次笑了,他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

蓝溪身捏紧了拳头,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

“合同都签了,你老爹都说了那边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你就这么上心?”陈东明笑着问她。

无关紧要的地方?

听到这个形容,蓝溪狠狠地咬了咬牙。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片刻后又恢复言笑晏晏的模样:“陈三少,这里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但我一直住在那边,对那个破院子也是有感情的。您通融通融,君子成人之美,不是吗?”

陈东明被她措辞逗笑:“谁跟你说我是君子?”

蓝溪依旧微笑:“陈三少如果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满足。”

“哦?”听她这么说,陈东明似乎来了兴致。

他上下打量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欲望,蓝溪并非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自然明白他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她先前就听说过,陈东明这个人私生活混乱不堪。

“那这样吧,”陈东明笑得玩味,“你陪我一次,我就考虑考虑。”

果然。

他说的条件,跟蓝溪刚刚猜到的一模一样。

“三少说笑了。”这种时候,蓝溪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少一表人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哈哈,你说得对。”陈东明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将她搂到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不过之前没试过蓝家的千金。”

这显然是在侮辱她。

这些年,蓝溪没少听过这种辱骂。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陈东明压根儿就没想跟她好好聊,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调戏她、羞辱她。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蓝溪试图从陈东明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陈东明却不肯松手,反而直接将她压到了沙发上。

包厢里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立马开始吹口哨。

“陈三少这是要现场直播了啊,期待期待!”

——

“什么现场直播?”起哄的声音刚刚落下,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彦廷刚刚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了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蓝溪。

她今天穿着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胸口倒是没上次露得开了。

有些刺眼。

“陈三少好兴致。”陆彦廷凉凉地吐出这句话,声音听不出喜怒。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1、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232 即可继续阅读


2、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

ABUIABACGAAgxqLv6gUo6JWRajCuAziuAw.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