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销售员被人陷害致死,三个小时后借体重生,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豪门继承人……

第一章


“啪!”地一声, 被人推下楼的董舒,从三十楼坠落, 死了。

死前,他身上仅剩十二块钱。

可他没想到,三个小时后的他活了过来,过上完全不一样的浪荡人生,因为新身体的主人虽然惨,但是架不住太有钱!!!

三个小时后,董舒“腾”地坐起来,吓得正准备给他开膛破肚的法医“嗷 ”了一声。

“张、张准大夫?”那法医手里的剪子掉落在地上,目瞪口呆看着他,诈尸这种事情还是职业生涯头一遭。

董舒以为死得还不够透,产生了幻觉,他摸了摸脑袋:“我……还活着?你叫我啥?”

“我……你……”法医语无伦次,毕竟张准今天中毒身亡了,人尽皆知。

法医吞了一下口水后,拖着抖得跟面条一样的腿,疯了一样地往外跑。

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的董舒,疑惑地走出了一股药味的解剖室,一阵微微的黄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时,急匆匆跑来小护士,那淡淡的黄光正从她们胸口浮动的数字发出来!董舒揉了揉眼睛,怎么会有数字?

“张准大夫!请让我们带你抽血检查!”董舒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小护士架着进行一系列的体检。

一番折腾后,检测结果出来了:他体内的毒素全部消失,人没事了。

董舒坐在张准的办公室里,晕乎乎的。

桌子上有一张婚纱照,上面是张准和一个陌生漂亮的女人。

张准长得十分年轻帅气,而这个女人身材一级棒,但是看到她那笑得甜美的脸,董舒总觉得不舒服,这个女人笑得苦兮兮的。

董舒挠了挠头,他抬眼一看,张准的同事来了一屋子,这下,他更傻眼了。

来的男人都正常,但是女同事的胸口上,都有淡淡的黄色数字,大多数都是40,可有一个数字还特别高,竟然到达了90。

他留意到那个90的小护士,娇俏可爱,看到他脸都红了,着急的双眼里都是盈盈的泪水。

这数字是什么意思?

董舒疑惑地拧紧眉头,他怎么会成了张准?

无论如何,董舒活过来了。虽然死前全身骨肉都摔得稀巴烂了,但现在这个新身体好好的,估计是张准爱健身的,浑身都是肌肉,感觉还挺不错。

张准死而复生的事情,让医院一众大夫啧啧称奇。更称奇的人是董舒,他自己从一个销售员,变成了这个城市赫赫有名的妇科医生——张准。

董舒看了看镜子中自己那张陌生的脸,有点慌。他坠楼死了,与此同时张准被人毒死,所以他重生到这个男人的身体上?

他困惑地脱下白大褂,换上了衣柜的西装。

张准的西装一点褶皱都没有,不懂西装的董舒都知道这是高档货。

可他原来就是个卖保健品的,业务全凭一张嘴,现在让他来当妇科医生,这不扯淡吗,他连一点当医生的技术和知识都没有!于是他赶紧以身体需要休息为借口,请了几天假,好缓了缓神。

由于情况特殊,虽然张准的病人一直很多,但医院也准许了。

此时,他外套的手机响了一下,董舒掏出来一看,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他有点激动,这款苹果手机昨天才在美国刚刚发布概念会,张准竟然就买到了,真是豪!

手机是指纹解锁,有点忐忑的董舒手指摁了一下,竟然顺利解了锁,打开一看,是一条工商银商的消费短信。

有人刷了张准的卡,他眼睛一大,看到了上面的余额。

我去!八位数!而且存款几乎要破亿!

现在当医生这么赚钱?还是张准本身就这么有钱?

可惜啊,这张准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也是没命花了。董舒叹了一口气,这时,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

又有人刷了张准的卡,一刷就是五十万。

张准刚死,钱就开始往外走,这其中肯定有人在打坏主意。

董舒捋了捋袖口,回过头问那个胸口90分的小护士:“我身体好了的消息,告诉我老婆了吗?”

“张大夫,”那小护士害羞地低下头,脸色绯红:“我们哪里知道您夫人的联系方式。”

此时,她胸口的数字猛地变成了95。

董舒看到她十分害羞的样子,难道这数字是指别人喜欢他的指数?

他有点沮丧,那这异能有个屁作用?董舒没有意识到,他是妇科医生,这能力能让他所向披靡。

董舒欲言又止,张准的通讯录给人都是备注名字,他总不能问别人自己的老婆叫什么名字,他微微一笑:“我有事,先走了。过几天见。”

小护士激动地点点头,以前张准大夫一脸高傲和清冷,如今病好了以后,话也多些了。

董舒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这么崇拜地看着,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大步往地下车库走去,打开了张准的驾照,按照车牌号在地下车库找到了他的车。

是2017款的宾利慕尚!6.8T长轴距那款!就算现在买,起码也要520万起!

这车虽然开了两年,但是一看就保养得很好!

董舒激动地摸上了方向盘,这梦寐以求的豪车,竟然就是自己的了!

这张准比他想象中要有钱啊!他启动发动机,其实旁边一个路过的长腿小美女,看了他的车一眼,又对他抛了个媚眼:“帅哥,加微信吗?”

此时,她胸口的数字,从一开始的20一路飙升到变成了70,又迅速回落到20。

董舒明白了,假的喜欢并不能让指数上升。

很快,董舒就用上了这能力看清楚人心。因为,他来到了火葬场。

今天,董舒的身体要被火化了。如果他没猜错,董舒辛辛苦苦攒钱给首付的房子,会落在那个女人的手里。


第二章


葬礼仪式上,一群人哭成一团。

第一次这么看着自己的黑白照片,董舒觉得浑身不自在。人群中,有一个身穿黑裙的女人尤其引人注目,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花枝乱颤的。

正是董舒的新婚妻子,朱婷。

他死也不会忘记,这个表面温柔良善的女人,竟然亲手将他推下了三十楼。

两个人相爱三年,前天才刚刚扯了结婚证,搞笑的是她爱上了别人了,听说那个人还有点钱,给她买这买那的。

至于那个男人是谁,朱婷死活不松口,也不肯离婚。因为董舒省吃俭用交了房子首付,贪心的她觉得董舒是一个过日子的人,但是又不愿意和那个奸夫分开。

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原本温柔善良的她露出了瞠目圆瞪的可怖表情,趁董舒没留意,手一推,将他推下了楼。

他一死,房子就归她了。她跟所有人说,董舒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自杀身亡,这样才好跟董舒的公司闹,要个几十万的赔偿金。

真是最毒妇人心!

董舒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工,只有董舒这么个儿子,父母中年丧子,都一夜白了头。

坐在棺材前的妈妈哭得都快晕厥过去了:“儿啊!你怎么那么想不开!”

“妈!”朱婷哭得鼻子都红了,那脸蛋都是恶心的伪善,“您注意身体,咱们还得过日子。再说了,我怀了阿舒的孩子,都一个月大了,他会代替阿舒陪您的!”

“真的?”董舒的妈妈激动地摸着朱婷的肚子,又悲又喜:“我董家有后了!我命苦的孩子!呜呜!”

董舒转了转手里昂贵的手表,呵,孩子?他每天晚上都加班写报表,和朱婷两个月都没有睡过了,没想到死了朱婷还得让他喜当爹!

朱婷一定是觊觎父母那微薄的积蓄,要凭借这个孩子,掏空父母的棺材本!

想到这里,他火冒三丈,大步来到棺材前,扶起了妈妈。

如今的董舒,已经是张准的高贵模样,笔直的西装,高大威猛的身躯,价值不菲的手表都显示他很有钱。朱婷一看见他,整个人都愣住了,连装哭都忘了。

董舒编了一手好故事,说自己是董舒的好兄弟,当年董舒帮过自己,如今兄弟死了,自然来送一程。

并且,董舒郑重地表示,他一定会好好报答兄弟,会照顾好兄弟的家人。

董舒的爸妈都愣了,从来没听过儿子有这么有钱的朋友,董舒见两个老人家不信,直接把价值百万的手表脱下来,塞到了妈妈的手中。

朱婷一直喜爱奢侈品,自然知道那块表值多少钱,她眼睛都瞪大了, 于是上前一步,激动地道:“谢谢你,董舒没了,还能有你关照我们。不知道,你该怎么称呼?”

就在提到董舒的名字时,她胸口的数字竟然为0。

他缓缓扭过头,哭得老泪纵横的母亲身上,数字是100。董舒眼眶一热,他终于明白了,数字果然是感情指数。

朱婷的目光真是急切啊,董舒冷笑一声,将张准的名片递了过去,道:“如今你怀了我兄弟的孩子,我会帮你渡过这个难关。有事,打名片上面的电话。”

“好!好的!” 朱婷激动得双手都在颤抖,这个张准一看就是有钱的主。

董舒不忍心看到父母那么悲痛,于是找了借口,准备离开:“叔叔阿姨,节哀顺变。我一有空,就会来探望你们。董舒是好人,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会过得很好。”

说完,他没再看看父母的脸,扭头就走。父母中年丧子,年纪轻轻的董舒丧命。这一切,都是朱婷这个拜金女造成的!

怒火从董舒的眼里暗暗地升腾着,他一定不会放过朱婷这个贱人!还想让他喜当爹?真是做的美梦!他一定要找出这个野男人,好好治治这对狗男女!

他回到车旁,正打算上车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身穿白色职业装的女人,向他毕恭毕敬弯了一下腰:“先生,总算找到您了。”

她美好的身材和一丝不苟的头发,都在彰显她的职业素养。

董舒有点愣:“你是?”

这问题,显然让这个美丽的女人也愣了一下,但她还是温柔地道:“先生,我是您的秘书高露,特意来接您。”

秘书,一个妇科医生竟然还有秘书。董舒干咳一声,他一点都不了解张准,从这个秘书入手张准的生活,应该会比较妥当。

高露微微一笑,露出职业的笑容,伸出了手。董舒愣了一会儿,意识到她在申请车钥匙,他赶紧递了过去。

“先生,夫人已经知道您醒过来了,正在家里等您呢,我们先回家吧。”高露熟门熟路地打开车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董舒还没被人这么伺候过,他尴尬地笑了笑,上了车。可这张准的老婆有点意思,知道张准活过来了,虽然派人过来了,但是电话却没有一个。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知道张准活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董舒玩味一笑,将手机丢给高露:“把手机系统清空重装,有的密码我忘了。”

张准的手机,董舒只能通过指纹付款,但是一旦支付需要密码,他就不能支付了。

“好的。” 高露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问。董舒太喜欢她的性格,有钱人的秘书使命必达啊。

董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道:“银行卡的密码,我也忘了。明天带着身份证去银行,把卡的密码也修改了。”

“好的,”高露点点头,专心开车同时还不忘露出温柔的职业笑容:“明天我会来接您。先生,我们到了.”

董舒往外一看,这是一个徽系庭院式的别墅区,一看就是有文化人住的地方,设计感浓得他这土鳖看了都知道不简单,住在这里的人一定非富即贵。

此时,有一个女人身穿旗袍在门口站着,修长的大长腿分外显眼,上等的补料包裹着的躯体,青春又饱满。

那巴掌大的小脸、白皙的皮肤让董舒一愣,这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贵女人,比朱婷档次高多了。

高露见他有点愣,道:“先生,这就是夫人,下车吧。”

董舒愣的不是这个女人是张准的老婆,而是这个女人和朱婷一样,表面笑得春风拂面,但胸口的数字和朱婷一样,是0。

难道,张准是被他的老婆毒死的?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同样被害死的董舒为什么成了张准。

可不同的是,张准老婆的数字竟然是蓝色的。这是董舒唯一看到的蓝色数字。

此时,那娇柔的美女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过来,娇软的身躯一下子冲入了他坚实的怀里,柔软的嘴唇一下亲了上来:“老公,你回来啦!”

这娇软的身躯和扑鼻而来的清香,让没见过这种女人的董舒腿忍不住一软,这样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新老婆啊……


第三章


可是有朱婷在前,女人这种东西,再漂亮也就玩玩好了,何况张准死得不明不白,这个女人更不能相信。

“医院有急诊,我先回医院,你在家乖乖的。” 董舒推开这柔暖的躯体,心一横,回到了车里。

“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高露聪明地意识到回医院只是个借口。

“随便开,” 董舒眼睛一沉,道:“汇报一下我最近的财务情况。”

高露点点头,发动车离开了别墅,于檬檬看着老公就这么离开,原本笑容灿烂的小脸一下阴沉了下来,扭着那纤细的腰就回了别墅。

正端着汤的保姆见她一个人回来了,问道:“夫人,先生不进屋吗?”

于檬檬失望的脸松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回来又有什么用,我嫁给他这么多年,他那方面太不行了。”

她哪里知道,张准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准了。她以为独守空房多年,都寂寞了这么多年,只能这么寂寞下去了。

董舒在车上听到高露的汇报,身躯偷偷地震着,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原来张准的家里,是做影视行业发家的,这个时候叫得上名字的大明星,都和张家有来往。

但张准喜欢当医生,所以就入了这个行业。而他手头快要过亿的存款,只不过是张家给的零花钱。

家中大型资产和实体产业,包括影视公司、影视城、酒店、 艺人公司、庄园、超市、金融公司等等,一半都在张准名下,其中艺人公司更是囊括了众多一线明星。

这下,董舒手抖要抖没了,强压着声音道:“所以,我爸是谁?”

“老爷叫张平军。”

啊啊啊啊啊啊!董舒特么疯了,这不是天天在微博、新闻上看到的首富!

董舒偷偷地掐了掐自己的手,平静地捏着嗓子道:“抱歉,我今天中毒后,很多事情不记得了。”

“没事,高露竭力为先生服务。”高露的红唇微微一笑,笑得董舒春风荡漾。

“明天去艺人公司看看。”董舒表面波澜不惊,内心炸开了花,满脑子都是肤白貌美的美女明星!而现在这些人,都是他的资产!

高露微微一愣,张准一向最讨厌演艺圈,所以当时死活不接班。她微微点点头:“好的。”

“还有,”董舒把父母的照片发给高露,“ 这是我朋友父母的家庭住址。我朋友死了,我得替我朋友给他们养老送终。明天找到他们安排市里最高档的小区,再给他们三百万现金。然后在他们家里附近,给我也安排房子,越近越好。”

“冒昧问一句,为什么这样安排?”

“不该知道的,你不应该知道。”

“是。” 高露刚刚还觉得他没以前高冷霸道了,听到这冷冰冰的回答,就沉默了下来。

第二天,张家的艺人公司炸开了锅,极少来公司的太子爷,竟然空降集团。

董舒显然没想到,所谓的公司,竟然在一栋楼里,11层到21层都是专门供给艺人生活、训练。

这这栋楼,名属张准。这么有钱,当什么妇科医生啊!

董舒跨进大楼,顿觉神清气爽,不为什么,就因为董舒的公司就在大厦的三楼。

他最讨厌的老板,也在这里。老板是一个中年男人,猥琐肥胖,还爱克扣工资,朱婷和他争吵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公司拖欠了六个月工资,家里的房贷都要还不起了,信用卡也刷爆了。

因为这次争吵,他死了。

当天他求老板先发点工资,可是吃得满嘴是油的老板剔着牙,翘着二郎腿道:“要钱没有,过几天吧,别人还欠老子钱!没钱吃饭啊?拿去!”

老板甩过来了油腻腻的十二块钱,为难的他捏着这钱给朱婷的时候,恼羞成怒的她一把将他推下了楼。

“三楼的那个名宇科技有限公司,赶出去。”电梯里的董舒,冷冷地道。

“啊?”大厦经理愣了一下,一楼到五楼是做商业、餐饮以及租给小公司的,通常是能租都租,这太子爷怎么一来就针对这家?不过这家公司前几天死了一个员工,好像是姓董的年轻人,的确是晦气得很。

高露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经理肥肥的脸立马挤满了笑:“好,立马去办!”

“如果执意不搬,”董舒幽幽地看着经理,道:“打断老板的狗腿。”

“是!” 经理愣了愣,但是麻溜地带着一群人去了。

“先生,我们到了。”

此时电梯“叮”地响了一声,一股香风扑鼻而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群女人的媚声和掌声:“欢迎欢迎!”

这不是最近电视很火爆的女团吗? 董舒看过这个综艺,里面的女孩子个个大长腿,肤白貌美。

奇怪的是,她们胸前发着光的数字,竟然都在90以上。他刚刚出现,这群女孩子不可能喜欢他的。

看来,数字是另有玄机。他嘴唇微微一咧,挤出一个笑容。那些女孩子叽叽喳喳偷偷地道:“哇!好高好帅啊!”

“大哥,你总算是来了。 ”此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要和董舒握手,他高大强壮、气度不凡,眼神却很阴极了,一看就不是善类。

高露低声道:“先生,这是您堂弟张席,目前在艺人公司当副总,您和他是死敌,关系十分不好。”

懂了,豪门争权戏码。 董舒虽然出身普通人家,但最爱看历史和兵书,权谋还是懂一些的。

董舒平时刷微博,经常看到这个张席的新闻,出了名的富二代,玩女人泡夜店买豪车,时不时和当红女明星来一腿,也是常事。

最出名的事,就是为了博一个三线明星一笑,在夜店一夜豪砸四百三十万,第二天都上了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

而这个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竟然是自己的弟弟,还在公司里面打工?董舒冷笑一声,心里美得很。

他直接略过张席,伸出手指,点了点身材最好的女孩子:“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来当我导游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领舞安娜。” 被点到的女孩子落落大方地回答道。

“嗯,走吧。”董舒点点头,领着一大群人走了。

张席伸出手的手,尴尬地凝滞在半空中,看着董舒大摇大摆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先生,这21层有专属您的房间。不过每次进去之前,需要签个字, 因为客房服务会根据签字时间后三天,为您保持房间的干净卫生。”

说完,高露递出了一个本子,董舒满意地点点头,签上了张准的大名。

其实这是高露编的,当她看到他的签字时,暗暗地大吃一惊,董舒不仅性情大变,连笔风都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高露不动声色,将董舒和安娜领到专门套间,说完,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退出去之前,她低声道:“这也是您昨天中毒的地方。“

她在提醒董舒要小心,可是董舒哪里在意这些,他都死过一回的人了。

这房间布置得干净利落,又不失去奢华,那巨大的落地窗能看见这个城市的地标,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腐败啊!如果以董舒挣的钱,想在这里买个厕所都没门。

满意的他回过头,却愣是被安娜吓了一跳。

因为婀娜多姿的她躺在了床上,跳舞的人身材不是一般好啊,修长的长腿又白又紧致。

“你干什么?”董舒有点慌,这么投怀送抱的场景,他还真没遇到过。

安娜害羞地低下头,一遍解开衣服上的扣子,一遍道:“您都带我进房间了,还能干什么呢?”

说话之间...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1、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16 即可继续阅读


2、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

show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