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憋屈的上门女婿,自从发现了老婆和丈母娘的秘密,从此…

第一章


这些年,迟强万万没想到连一个床上姿势,都要经过张丽同意,才能开始脱衣服。

饭永远只能吃一碗。

夹肉不能超过五块。

每个月的零花钱只有七十,连抽烟都不够。这七十块钱,迟强还得小心翼翼地去问才肯给。

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十年。

中国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三十年还没到,入赘的迟强就翻身当了主人,不仅有了钱,还有了一捏就化成柔水的女人。

说起来,还得感谢那个又抠又贱的丈母娘,要不是她,迟强的苦日子恐怕还要继续。

十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每个人都嘲笑辱骂他身为一个男人竟然这么不行。

丈母娘说他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大家一听,咯咯咯大笑了起来,迟强憋得脸通红,但是嘴角还得挤出一丝笑,和这群人一起笑。

他也有工作,虽然是送外卖,但他勤奋能吃苦,一个月也有一万块钱。

可每一分钱都被搜刮干净,丈母娘说,这是迟家欠他们的彩礼。当年迟家因为负债累累,给不出一分彩礼钱,于是迟强在老父亲的一把眼泪下,就入赘了。

其实迟强的老婆张丽算得上是一个美女,结婚十年了,什么家务都不干,也不出去工作,养得是肤白貌美,任性泼辣。

这天,迟强回到屋里的时候,张丽破天荒地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大冬天就穿着薄薄高叉旗袍,搔首弄姿地露出个大白腿,斜坐在凳子上,那双从来不放电的媚眼,今天竟然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迟强一声不吭,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语气比平时冷了很多,道:“这是什么意思?”

“张强,你工作辛苦了,我给你做了几个菜。”

入赘到张家后,迟强改姓了张,入了张家的族谱,虽然他对外说自己叫迟强,但张家人一直都喊他张强。

张强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刺耳。他眼光瞥过桌子上难得的一桌子菜,五荤一素,手艺很是可以,只是每个菜都被吃剩了一半,扒拉得乱七八糟的。

明白过来的迟强,面露嘲讽道:“这是点的外卖,然后装进自家盆子吧。”

张丽精致的笑容微微一僵,一股冷意又浮现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强迫把火气压了下去,脸上堆上满满的笑:“哎呀,老公,这些年你也没吃过我做的饭,知道我厨艺不怎样,所以我才点外卖了嘛。”

迟强冷笑一声,连筷子都不想动,道:“吃这冷冰冰的剩菜,反胃得慌。”

“张强!”张丽一听,立马本性暴露:“你别给脸不要脸!有这样的饭吃,你祖坟冒青烟了!”

迟强是一个沉稳的人,但一想到这十年的屈辱,他“噌”地站了起来,这从未有过的举动,把张丽吓得脸色一白:“你干什么?你反了你!你要是有生育能力,今天我犯得着那样吗?”

迟强身材高大,眉目如剑,他低头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晃了晃:“啧,还想重温一下今天的激情?”

今天迟强终于知道,自己这个憋屈十年的女婿是白当了,平时钱被搜刮干净也就算了,老婆一家人强势也就算了,他从来没想过,还得戴上大大的一顶绿帽子。

这绿帽子,还是丈母娘亲手给他戴上的。

就今天,送外卖的迟强像平常敲开客户门的时候,见到了衣衫凌乱的丈母娘,以及口红都散掉的张丽。

更令他惊讶的是,她们后面走出了两个的年轻男人,亲手接过了他手里满满当当的外卖,还很客气对他说一声谢谢。

这房子,一看就是他们平时的根据地。

哇靠,妈妈带着女儿一起出轨,真是劲爆的料啊。毕竟 ,老丈人在这个城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而且老丈人的手腕是出了名的毒辣。

“哟,妈,深闺寂寞冷啊?”眼疾手快的迟强,拍了好几张照片,丈母娘当场就给他跪下了。

她竟然跪下了!当时迟强却笑不出来,他对这个老女人的尊敬瞬间没了,冷冷的眼眸盯着她道:“妈,回去再说吧。”

“张强! 妈也苦啊,所以才干这样的事情啊!你要什么?妈给你!” 当时满是皱纹的丈母娘快哭了,而张丽却一脸无所谓。

“你说呢?” 迟强瞥了一脸理所当然的张丽,后退了一步,手里的手机依然录着像。

他要什么?迟强冷笑一声,属于他的,他都要回来。

回忆起今天这些事,他眉头越来越紧,张丽紧张得吞了一口口水:“你、你想干什么?”

可迟强没有回答, 健步上前,狠狠地一把握住她娇柔的腰身,撕开了她的旗袍……


第二章


张丽这个身体,十年前是个小姑娘,十年后已经是饱满丰腴的成熟躯体,细腻光滑,充满弹性。

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但是他从来没见过她身体,因为每次张丽都要求关灯,说看到他这张脸她会没兴趣。

要是平时,张丽会一个巴掌甩在迟强的脸上,可是当他粗鲁地想要侵占她的身体时,她的心竟然有一丝心动……

毕竟,这些年她高高在上,连在床上她都要占据主动位置。

她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不料,迟强的嘴巴并没有落在她已经被点燃的身体上,而是在她耳边冷冷地道:“你这个女人的身体,我看不上。你和今天馊了的剩饭一样,觉得……很恶心。”

张丽浑身一震,她今天反过来被迟强羞辱了!她抬起手,顺势就要甩在迟强的脸上!

这一次,迟强反手一握,捏住了她的手腕,猛地将她往后一推,她整个人撞到墙壁上,惊愕的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迟强竟然还手了!

迟强搓了搓手掌,面无表情:“这些年我任你踹任你打,不是我打不起你,是因为我不打女人。”

疯了,疯了,迟强一定是疯了!

张丽高高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咬牙切齿地道:“张强,你这个得志的小人!你以为握住我和我妈的把柄,你能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家里不会让你搞垮的!有本事,你跟我回家一趟!你竟然敢动我,我让我爸扒了你的皮!”

以前一旦有点什么不如意,也许是他没及时放好洗澡水,也许是忘了给她买水果,张丽就哭哭啼啼地回丈母娘家,然后迟强无一例外就被罚跪,无论是什么场合,无论有没有外人。

迟强整理一下衣服,剑眉一横:“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爸妈,让你爸妈听你诉说一下委屈。”

你爸妈这三个字眼,迟强咬得很重,充满了恨意。

深夜的张家,原本整座屋子都熄灯了,因为迟强夫妻俩的到来,又重新亮了起来。

迟强和张丽结婚的时候,张丽家本来没多有钱,最多只算小康,最近这五年才开始飞黄腾达,该有的都有了,老丈人张军是出了名的有手段,对女儿张丽视若掌上明珠。

张丽哭哭啼啼,说今天迟强如何动了手,又如何嫌弃她做的饭,张军听得双眼升腾起怒意。

要是放在平时,张丽的老妈朱芳必然先炸了,比张军更冒火,可今天她低着头默默地站着,浑身都在暗暗发抖。

“啪”地一声,张军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让演戏的张丽好不得意:“小张!你怎么能这么对小丽!跪下!”

朱芳此时脸都白了,她看了一眼迟强,生怕他现在就抖露出来,赶紧对老公道:“老张,这小夫妻吵架是常事,也许张强工作一天太累了,所以没照顾到女儿的情绪。”

“妈!你怎么也帮他?”张丽不满地嚷嚷道,让张军耳朵都有点震,这女儿一向任性,可今天老婆突然为女婿讲话,有点不正常。

他不悦地道:“少说废话!跪下!”

迟强一米八几的高个,今天腰板挺得直直的,他第一次和老丈人对视,不卑不亢:“爸,我也觉得没照顾好小丽,毕竟我送外卖的工作太忙了,不能时时呆在媳妇身边。我最近和人搞了个生意,需要五十万。”

张丽一听,他是在变相要钱!他在开始把这些年给张家的钱要回去!

张丽瞪大眼睛,低声问他:“你要干什么?”

“老婆,”此时迟强脸上竟然是那么地温柔,“做好这个生意,我才能更好地照顾你啊。”

说罢,他回过头看了朱芳一眼,语气幽幽地道:“妈,你说是不是啊?这五十万,也不多……”

张丽突然蔫了气,她和朱芳瞬间脸一白,这下母女俩终于明白了,以前乖顺听话的迟强回不来了,他是在威胁,明目张胆地威胁。

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点开了相册,假装不经意让丈母娘看到。

里面有朱芳衣冠不整的照片,以及那妩媚的眼神……


第三章


朱芳慌了。五十万,对张家来说不算什么钱。

第一次开口要个五十万,合情合理,这么多年来,他的工资也不止这个数了。

迟强的眼神深不见底,眼眸里有精光在闪烁。果然,张军拒绝了。

张军一直认为迟强是一个没脑子的男人,只能干体力活,做生意这事情自然不会让他沾手了。

其实迟强的脑子好使得很,他岿然不动,对朱芳微微一笑。

朱芳只觉浑身一寒,转过头哀求老公道:“老张,咱们给他五十万吧。这个生意,我和女儿都考察过的,靠谱得很,明天我和你细说。女儿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怀不上孩子的,如果小张能在家里好好照顾女儿,说不定我们很快就当爷爷奶奶了。”

这一点,戳中了张军的痛。他这辈子,只有张丽这个女儿,要是没个孩子,那就真的断后了。

张丽一听,急了:“妈!这……”

朱芳喝道打断了她:“跟你爸要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家里的就是你的。”

说完朱芳拼命给女儿使眼色,这小子只要不抖露出来,怎么样都好啊!

张丽意识到妈妈在跟迟强妥协,恨得咬牙切齿。这吃瘪的表情,迟强看在眼里,微微一笑:“今天小丽难受,我带她出去逛逛街,就不打扰爸妈休息了。”

张丽此时一脸惶恐,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妈,我不走,我今晚陪你。”

今天朱丽哪里敢留人:“这么大的人,大晚上还陪什么爸妈,去和小张逛街去吧。”

说完,朱芳低下头给老公说道:“老张,女儿任性你也不是不知道,让他们好好相处,才能造孩子啊……”

张军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为了孙子,他要忍了:“钱的事情,我先想想。张强不是做生意的料,如果想学做生意,先上上课吧,明天我叫人给你上课。小丽,你先逛街去。 ”

张丽这下慌了,她本来再耍一通脾气,可是妈妈暗暗做出了一个哀求的手势,她也只好作罢。

说是去逛街,迟强一出门,就直接拐弯回家了,路上不少人侧目,毕竟他牵着的女人肤白貌美大长腿,和他这张日晒风吹的脸很不搭。

张丽一见路人在偷偷议论,感觉到十分丢人,想和迟强保持距离,却被迟强死死地拽着。

“从今天开始,”迟强扭过头,看着她冷冷地道:“我一旦受辱,你也必须受了。别人嘲笑我,你受着。你的亲戚侮辱我,你也受着。”

“凭什么?你配吗你?”张丽气急败坏,脸都气得红扑扑的,让路过的男人恨不得咬一口,一亲芳泽。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若是你们口中的山鸡,难道你还能是凤凰?你不过也是一只山鸡。”以前从不还嘴的迟强,剑眉之下的眼睛深深一沉,毫不留情地羞辱得张丽脸色大变。

“顺便通知你一声,张丽。”

“什么?”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她,愣了愣。

“明天开始,”迟强立定脚,眼眸里都是令人胆寒的坚定和仇恨:“我要开始接手你们张家的家产。”

“哈,”张丽不由地笑了一声:“你是有什么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当年迟家负债累累,就是张家搞的鬼。

张家和迟家本来是世交,可张家让迟家抵押迟家的房产和土地,从银行贷了五百万,结果张家把钱全占了,还骗迟家投资失败,事实上今天张家发家致富的钱,就是迟家当年的那笔钱。

为了还清那笔钱,老实本分的迟强父母勤勤恳恳地工作,最后母亲积劳成疾,抱着遗憾去世了。后来父亲也病倒了,迟强这些年只能偷偷寄点钱回家。

如果不是今天借丈母娘出轨的由头逼着丈母娘说出真相,迟强也不会知道这么精彩的故事。

张丽第二天睡醒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看起来漂亮洋气,最重要的是身材气质都很好,浑身上下该有的都有,挺翘诱人,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

“你爸给我配的商业老师,怎么样?”

迟强今天再也没有穿平时的外卖工作服,而是一套简约得体的休闲服,那饱满强壮的胸肌若隐若现,张丽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老公身体竟然这么好?

“你好,我叫陈若。”女人精致的妆容下,微微一笑,露出了和迟强一模一样的冷意和蔑视,“同时,我也是你爸的秘书,今天特意过来给你丈夫上课。”

而迟强的手,极其自然地搂在了陈若纤细温润的腰上。这两个人,一看就认识很久。

张丽懵了,一直闷不吭声的迟强竟然养有奸细?

“张强,你背叛我!我要告诉爸!我要让你什么都得不到。”张丽巴掌大的小脸气出了微微的汗珠。

不料,迟强没有接话,反而是陈若幽幽一句:“在这件事情上,你爸不会相信你的。因为……”

陈若扭了扭腰,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因为我是你爸养大的。”


第四章


第4章张丽还没来得及问清楚真相,就被迟强没收了手机,关在了卧室里面。

迟强临了关上门的时候,对张丽温柔一笑:“你不是最喜欢把我锁在门外?现在你也尝尝被隔离的滋味吧。”

说完,门“砰”地一声,张丽就被关了起来,任由她如何疯狂地拍打门,外面的人就是不理。

陈若的确和迟强认识多年,是大学同学, 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但陈若不是奸细。两年前,迟强意外发现陈若竟然是老丈人的秘书。

两年前,迟强陪张丽去公司找老丈人,结果她自己踩着高跟鞋扭到了脚,却当着众人的面扇了他一巴掌 ,还让他下跪才肯原谅,当时公司所有人都看到了,也包括陈若。

不过那个时候陈若还是个普通员工,张丽没留意到这种小虾米也正常,陈若两年内飞升到秘书位置,也是有一定手段的。

陈若是农村出来的学生,但是聪明、学习成绩好,是老丈人一直资助她念书,每年都给生活费和学费,她才有了今天。她性格踏实稳重,所以毕业后,老丈人直接让她进公司上班了。

所以说,陈若说是老丈人养大的,倒也说得过去。

陈若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对迟强有着朦胧的好感,但迟强很早就结婚了,所以两个人也就无缘无分了。

短短十年的时间,同一个专业出来的迟强成了送外卖的,陈若却在张丽家里的大公司担任老总秘书这个重要位置,迟强都觉得自己可笑,混得连个乞丐都不如。

次卧的书桌,陈若拿出书本,一本正经跟迟强讲课。

陈若真好看呐,成熟的身段,大大的眼睛,一身白色的职业装下,那上身饱满的事业线若隐若现,看得迟强偷偷地吞了一口口水。

“这些,听懂了吗?” 温柔的陈若指了指书上的字,迟强许久没应,她回过头一看,看见他愣愣地看着她,不由地脸一红, “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小若,你真好看啊……”

陈若一听,脸烧得更红了:“强哥,你老婆还在家里呢。”

这一声强哥,娇滴滴的,让迟强有点飘。

“那母老虎被关起来,不怕。” 迟强微微一笑,动了动鼻子,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和陈丽每天呛鼻子的味道不一样,这种香味又温柔又暖和,像极了陈若这个温柔的人。

闻着闻着,迟强不由地靠近了一下。

他健壮的手臂肌肉,触碰到她洁白如藕的手臂,让不好意思的陈若往旁边移了移位置。

这娇羞的模样,让迟强的心都化了,张丽总是一副泼妇样子,哪有这么醉人的时候。

见她羞得头都快埋到地下了,迟强敲了敲书本,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男人特有的魅力:“这里不是很明白,你再给我讲讲?”

其实迟强这些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看书,他就是喜欢看陈若认认真真地给自己讲课的样子,她还时不时拿出笔给他做笔记,那微微动的躯体,就好像树枝上刚刚萌出的梅子,青翠可口极了。

也许是陈若太紧张了,衣服被汗水都濡湿了,迟强一见都快变透明,体贴地道:“哟,忘记开空调了,这些年我在家连空调都没开过,没这个意识,热着你了。”

“没事没事。”陈若抬起白嫩的小手,擦了擦汗。

“我给你开空调,”迟强马上点了空调开关,还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红色的裙子,道:“把这条裙子换上吧,要不等一下该着凉了。”

陈若看了一眼手里的裙子,这裙子的领口似乎有点低:“在……在这里换吗? ”

迟强拿起笔,假装看书道:“不然呢,这里又没有别人。”

“好吧。”陈若想了想,脸更红了,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地开始了换衣服……


第五章


迟强此时正老老实实看着书本,陈若想了想,“嘶”地一声拉开了衣服的拉链,开始换起了衣服。

女人淡淡的香气混杂着汗味,在空气中幽幽地飘荡开来,就好像是深谷盛开的兰花,引诱人把它亲手摘下来。

迟强只觉得身体里面的血液在沸腾,强行按压住身体的激动,死死盯着书本上的字,脑子却晕乎乎的。

陈若很紧张,怕迟强突然转过头来,那么她就被看光了。

所幸,迟强还算是一个君子,埋头认认真真地看书,愣是不往后看一眼。

换好衣服的陈若,竟然有点失落,她往对面屋子看了看,现在他的老婆被关在里面,她这么一个青春丰满的女人在他身后换衣服,他竟然无动于衷……

难道真如传闻所言,这个迟强那方面不行?

“小若,我老丈人那么器重你,今天让你来,就是让你来探探我底细的,对吗?”

盯着迟强背影看的陈若,忽然被他的问题问住了,娇媚的脸色忽然一变。

没错,她的确是张军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看迟强是不是个草包。

如果是草包,那么五十万就给他,就当支持女儿一把。

“如果迟强太聪明,”当时张军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十分阴沉,“你就回来告诉我。”

果然,心细如发的老丈人看见自己有那么大的变化,立马就有了动作。迟强站起来,宽厚的手掌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抵靠在墙壁上,惊得她小小地尖叫了一声:“强哥!你干什么?”

“你觉得我是不是草包?” 迟强埋下头,闻了闻她的头发,清新扑鼻,看来为了今天来见他,陈若还特别洗了头。

“我……”一边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张军,一边是多年喜欢的男人,陈若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

“我希望得到那五十万。”说完,迟强低下头,像小鸡啄米一样,在她光洁白皙的脖子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

陈若浑身颤抖了一下,鸡皮疙瘩是起了一身又一身,他竟然亲了她一下!而且他的老婆就在隔壁房间。

见她眼眸里都是喜悦的亮光,迟强内心得意不已,果然,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像陈若这种看似正经的女人,欲拒还迎才是最好的策略。

娇羞的陈若低下头,小声地道:“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跟张总说了。”

“真乖,” 迟强的手轻轻地揉捏她的肩膀,让她舒服到红唇轻启:“我老丈人年纪大了,平时身体也不太好,你要多多照顾才是。”

“他心脏的确不太好,我每天都有按时叮嘱张总吃药的。” 他的手实在是让人太舒服了,说话的时候,陈若的声线都在微微发抖。

“ 你知道的,当年我迟家很有钱,我如今也不喜欢这个老婆,如果你帮我,”迟强顿了顿,“得手之后,我就和张丽这个泼妇离婚,然后娶你。”

“你要干什么?” 陈若这才明白,刚才他让她照顾好张总,是反话正说,“我不会干谋财害命的事情。”

“啧,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迟强掏出手机,把昨天拍到的照片递到陈若跟前:“ 这两个男人,你认识吗?”

陈若摇摇头,这两个一看就是男模,不是清白人。

“为了让你感受到我要娶你的诚意,” 迟强的手指敲了敲手指,“ 我会找个由头和张丽离婚,而你得帮我找到一份证据。”

“你找什么由头?”果然,陈若还是很喜迟强的,一说到个话题眼睛都亮了。

“张丽不孕, 我会和她离婚,” 迟强说道这里顿了顿,“而你要帮我找到的证据是,十年前,张家入了一笔五百万的巨款,你替我查清去向。”

陈若愣了愣,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迟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把她往角落里压了一点点:“怎么,你也都觉得我不行?”

“啪”地一声 ,迟强就要解开裤子上的皮带:“来试试,你就知道强哥行不行了。”

说完,他将她抵靠在墙壁上,马上欺身上马了。

这一切,都被张丽看到了。因为每个门上都有个猫眼。

“你这个女人,竟然敢穿我的裙子!”她找到备用钥匙,将反锁的门打开了,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因为激动,她的旗袍歪了,下身露出了性感的大腿,迟强不由地吞了一口口水。

见张丽来势汹汹,迟强一把拽着张若,将她推进了浴室,让她赶紧把门先锁起来:“小若,你先闪一边,我来处理她。”

陈若慌张地躲进了浴室,却听见张丽“嗯”地一声,嘤咛了一声,外面就没了动静……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1、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12 即可继续阅读


2、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

QQ图片2019082001484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