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囊废入赘豪门被新婚妻子嘲笑吃软饭,终于忍无可忍.....

第001章 向老婆伸手要钱的男人

江南省,东都市,一栋豪华别墅中。

林北辰看着自己面前的液晶电视,表情有些空洞。

只见电视节目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对另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进行采访。

“马首富,我们都知道,您这一生,成就无数,那么有观众就问到了,如此辉煌的背后,您此生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呢?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一手创立了巴巴集团,巴巴集团能发展到今天,实在占用了我个人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做一个普通人。”

“哈,马首富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那么,又有观众问了,请问您对金钱是怎么看待的呢?”

“你说的是钱吗?哦,我对那个东西,没有任何兴趣。”

“老实说,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我当老师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是八十块五毛。”

现场观众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但电视机前的林北辰没有笑,他的表情,看上去甚至有些严肃。

直到,确认了眼前的一切,并非是幻象,而是真实的之后,他才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得出结论。

回来了。

自己真的回来了。

没想到,他林北辰飞升上界,整整十年,在即将陨落之际。

灵魂竟是会阴差阳错,回到地球,融入到这名同样叫做林北辰的青年身上。

访谈继续进行。

林北辰看着电视屏幕里,那个仍在侃侃而谈,装的一手好逼的小个子男人。

嘴角不由得微微抽动,即便是隔着空间,都恨不得一巴掌抽打过去。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年这位‘马首富’拜师在自己门下时,粗着脖子吼出的话可是。

“我要赚钱,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我再也不要当拿着微薄工资的老师!”

“我要当人上人!!我要做首富!!我要发财!!”

没错,电视机里的这位‘马首富’,正是林北辰当年还没有飞升之时,所收的三大弟子其中的一位。

因为,‘马首富’的理想是要成为华夏首富,所以林北辰便因材施教,传授了他经商之道。

却没想到,这才过去短短十年,他竟然就已经完成了理想,真的成为了华夏首富。

不过,林北辰却也不感到奇怪,要知道前世的他,可是拥有超时空系统的男人。

他教给‘马首富’的经商之道,也全都是来自于超时空系统,对方能取得今日的成功,他可谓是早已预料到。

只是......

“我记得当年,没教过这小子装逼大法啊?他是什么时候偷学过去的?”

林北辰有些纳闷道,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他拿起遥控器,嘀的一声就换了个台。

“观众朋友们下午好,这里是CTV中医频道,很荣幸的告诉大家,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李不换李医神......”

“咦?”

林北辰有些惊讶,看着电视机画面里,缓缓出现的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头。

他很想感慨一句,这个世界实在太小。

前一秒,他才刚刚看到了自己前世的三弟子‘马首富’,没想到一换台,下一秒,就见到了自己的二弟子‘李不换’。

“医神?就这老小子那三脚猫的医术,也有资格叫医神?”

林北辰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不过一想到,自己教给李不换的医术,全都是来自于超时空系统,起码领先地球十年以上。

林北辰一时间倒也释然了。

这时,只听节目主持人问道。

“李医神,对于这次成功治愈了血癌患者,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不换看上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闻言也只是耸了耸肩,有些意兴阑珊的道。

“对于我来说,享受的是治疗的过程,而非最终的结果。”

“因为,只要是我李不换经手过的病人,百分之九十九最后都能痊愈。”

现场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透过镜头,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观众看向李不换的眼神,都有着由衷的钦佩与敬仰。

但林北辰,却再次生出了一拳打向电视的冲动。

不是因为李不换夸大其词。

相反,以前世林北辰教给他的医术,一些在普通人看来,十分棘手的病症,李不换确实是能轻而易举的治愈。

可关键的问题是......

这老小子说归说,能不能不要这么装逼啊?

林北辰看不下去了,继续换台。

这一回,电视里出现的,终于不再是访谈类节目,而是一则新闻速报。

林北辰顿时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见到那两装逼货了。

不过,他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下次见到那两货,一定要严刑逼问。

看看他们,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把门派的绝学装逼大法,给偷学过去的。

林北辰津津有味的看着新闻报道。

就在这时......

“本台插播一条最新收到的消息,日国刀圣北海一刀日前率众挑战华夏武道界,在连续击败华夏四大宗师,并扬言华夏无人之后,终于激怒了华夏武神叶天罡。”

“据悉,就在十分钟前,武神叶天罡与北海一刀进行了一场战斗,而战斗结果,额......武神只用了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对方......”

本来,林北辰的心情已经平复,但忽然间听到这则新闻报道。

他整个人又有些不好了。

叶天罡?华夏武神?

林北辰觉得自己很心痛。

什么时候,在自己手下撑不过一招的叶天罡,都有资格被称之为华夏武神了?

难道才短短十年过去,华夏武道界,就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吗?

叶天罡,正是林北辰当年的大弟子,传承的乃是林北辰的武道。

当年,林北辰还未飞升时,华夏武神的称号,便在他的身上。

没想到如今十年韶华逝去,这个名号,竟然已经是易主到了他的大弟子身上。

想到这,林北辰不由得有些唏嘘。

他十年前,随意收下的三大弟子,如今分别都已经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

一人家财万贯,名号是首富。

一人以医证道,被人尊称医神。

还有一人,问鼎华夏武道绝巅,在无数武者眼中,乃是武神般的存在。

反观他自己。

肉身毁灭,数十年苦修付诸东流,连勉强活下来的灵魂,也只能是附身在他人身上。

种种遭遇,让得今时今日的他,何其落魄?

不过......

林北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洒然一笑。

英雄不问出处,一时的得失,算不得什么。

既然,他林北辰此番大难不死,那么这一世过的,定要比前世更加辉煌才是。

想通了这些,林北辰心中因重生而来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咔擦!

便在这时,一声脆响。

房间门突然是被人从外给推开。

“我妈她们已经来了,按照约定,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我演戏,现在马上跟我去见她们。”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的温度。

林北辰转头看去,一个绝美的女人,正冷冷地站在房间门口,凝视着他。

对于这个女人,林北辰并不感到陌生。

因为此女,正是他这一世的便宜老婆墨轻舞。

说起来,墨轻舞出身豪门墨家,是东都市有名的白富美。

而林北辰家境普通,属于单亲家庭,全靠父亲辛苦出卖劳动力抚养长大。

身份地位天差地别的两人,本不该有任何的瓜葛才是。

但就在一个星期前,墨轻舞却突然找上了林北辰,签署协议,要求结婚。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婚后的林北辰,必须无条件的配合墨轻舞,演戏给她的家人看。

还有,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林北辰不能行使任何身为丈夫的权益,不能同房睡觉,也不能干扰墨轻舞的私生活。

当然,作为回报,墨轻舞每个月都会给林北辰两万块钱。

想到两万块钱,林北辰最终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他没法不答应。

因为就在一个月前,在他心中一直顶天立地的父亲,突然间病倒了。

医生说父亲的病,是因干多了体力活,长时间的透支身体所导致,属于身体机能全面衰竭,已经到了非药石可医的阶段。

如果继续在医院治疗,运气好的话,还能勉强活个半年左右。

可要是立即出院,只怕连一个月都撑不过。

林北辰才刚刚从大学毕业,工作不到半年,银行卡里的积蓄,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谈何给父亲治病?

所以,面对墨轻舞手中的协议,林北辰几乎是没有做太多的考虑,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需要那两万块钱。

想到父亲的病,林北辰心头不由得一紧。

尽管前世的他,在医道上的造诣堪称惊人,可面对身体机能全面衰退,也就是修真界俗称的天人五衰,他也完全是束手无策。

除非,能找到延续生命的丹药,可那谈何容易?

况且,昨天医院那边,又在催缴上个星期的费用了,一共是七千多块钱。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这笔费用筹齐才是。

想到这,林北辰不由得看向了墨轻舞,有些难为情的道。

“墨轻舞,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先把这个月的工资透支一下......”

林北辰也是没办法,否则他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但听到他这话的墨轻舞,却是心中冷笑,几乎下意识的就认定,林北辰是在要挟他。

她才刚刚开口说,她妈等人来了,让林北辰配合演戏,这个男人便伸手向她要钱,这不是要挟又是什么?

墨轻舞冷笑一声,嘲弄道。

“林北辰啊林北辰,连事都还没办,就敢找我要钱,不得不说,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

林北辰老脸一红,知道墨轻舞是误会了,他刚想开口解释。

“你不用多说。”墨轻舞一摆手,横眉冷对道。

“你本来就是为了钱而来,我也有我的原因,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但请你记住,我给你钱的前提,是你要配合我把戏演好。”

“可如果这戏你演不好,呵......”

“别怪我说话直接,你可能最后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说完,墨轻舞再次冷冷地看他一眼,直接出门而去。

林北辰对此,唯有一声苦笑。

但一想到,父亲的医药费还没着落,他也只能是站起身来拍拍屁股,默默地跟在墨轻舞的身后,向着别墅一楼的大堂走去。

第002章 你能有什么急事?

两人很快,便是来到了大堂之中。

此时,只见那客厅沙发上,正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随意的倚靠在那里。

其中,那名年纪大的女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左右,浑身上下打扮的珠光宝气,一副贵妇做派。

林北辰心想,这人应该就是墨轻舞的母亲苏枚无疑了。

他又看向旁边的年轻女孩,二十出头的年龄,可穿着打扮却是十分的成熟、大胆,脸上更是画着浓浓的妆容。

见自己走来,眼中的鄙夷与失望也是毫不掩饰。

显然,她应当便是墨轻舞提到过的,那个泼辣表妹苏瑶瑶。

墨轻舞曾反复跟自己叮嘱过,这个苏瑶瑶为人刁蛮,脾气很差,极难应付。

现在看来,她这话可谓是一点不差。

果然,林北辰才刚刚走到客厅,还没来得及打招呼。

就听见苏瑶瑶以讥讽的口吻,没有半点忌讳的道。

“表姐,你确定你这老公,不是在路边随随便便找的路人甲吗?这形象也太差了!”

苏瑶瑶上下扫视着林北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啧啧称奇道。

“看看他这一身的廉价地摊货,在看看他脚上那双脏兮兮的球鞋,我的天,你这到底是从哪找来的极品啊!”

林北辰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实际上早在一星期前,也就是签署结婚协议时,墨轻舞便已经是给了他一万块钱,让他去买几身好点的衣服。

但当时因为医院那边,正在催缴父亲那一个星期的费用,林北辰无奈之下,只好把墨轻舞给的一万块钱,交给了医院。

这也就导致,直到今天他穿着的,还是自己从前买的那些地摊货。

林北辰没想到,这刚好就成为了苏瑶瑶的攻击点。

他看向墨轻舞,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这便宜老婆心中的不悦。

想到自己与之签署的协议,林北辰无奈,当即只能硬着头皮道。

“这位应该就是瑶瑶表妹吧?我承认我是没钱,但我和轻舞,确实是真爱......”

“谁是你表妹?”

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苏瑶瑶直接蛮横无理的打断,嗤笑道。

“你跟我姐结婚,经过苏家同意了吗?还有墨家,你去问问他们认你这个女婿不?”

苏家是墨轻舞的娘家,至于墨家,是她父亲这边的家族。

这两大家族在东都市,都称得上有头有脸四个字。

尤其是墨家,近年来蓬勃发展,甚至隐隐有成为东都一流势力的趋势。

对于墨轻舞嫁给林北辰一事,两大家族自然是极力反对。

只可惜,墨轻舞因为某些原因,根本就不听任何人的劝阻。

她一意孤行的嫁给林北辰,不知跌落了多少人的眼镜。

林北辰听苏瑶瑶这么说,一时间倒也不知该怎么反驳。

好在,墨轻舞这时站了出来。

即便是面对自己的亲人,她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十分冷漠。

只听她冷冷说道。

“我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家里同不同意都无所谓。”

“瑶瑶,今天让你来,是为了介绍你跟北辰认识,不是让你来贬低他的。”

“你要是对他有什么不满,或者看不上眼,我希望你尽量能憋在心里,我可不想因此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苏瑶瑶闻言脸色微变,她看向身旁始终一言未发的苏枚,泫然欲泣道。

“姨妈,您可都看见了,我才刚说了两句,轻舞姐她就为了个外人凶我。”

苏枚先是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然后才看向墨轻舞,有些不悦道。

“轻舞,你过分了,瑶瑶毕竟是你表妹,你怎么能向着外人说话?”

实际上,从看到林北辰的第一眼,苏枚就完全看不上眼。

在她想来,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何等的尊贵?

能配得上她的人,不是人中龙凤,也该是大家族子弟。

而林北辰外形看上去倒还算可以,可这小子一身行头,实在也太廉价了。

这样的人,连自己只怕都养不活,拿什么来给墨轻舞锦衣玉食?

他也配当自己的女婿?

苏枚打心里,压根就看不起林北辰。

尤其是,与那个追求自己女儿的叶易峰相比,林北辰可就差的太远了。

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这么一比,林北辰凭什么,得到她苏枚的承认?

面对自己母亲,墨轻舞哪怕性子再冷,也冷不到哪去,她有些无奈道。

“妈,北辰是我丈夫,他不是外人。”

苏枚一摆手,没好气道。

“好,我就当他不是外人,可瑶瑶稍微说他两句怎么了?他就这么金贵,说都说不得?”

说到这,苏枚冷冷地扫了林北辰一眼,继续没好气的道。

“还有,你看他这样,见面都多久了,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你觉得像话吗?他哪里有半点礼貌?”

“轻舞,不是妈说你,你要结婚妈不反对,可最起码你也得找一个懂礼貌的人吧?像他这样见了长辈,连问候都没有的,带出去只会得罪人......”

林北辰头都大了,他倒是想打招呼来着。

可从见面开始,苏瑶瑶对他劈头盖脸就是好一顿嘲讽。

他哪有机会跟苏枚打招呼?

而现在,苏枚却把一切归咎于他不懂礼貌,林北辰简直想笑。

他跟苏瑶瑶,到底是谁没有礼貌?

“好了好了,妈,你就少说两句吧,饭已经做好了,我们先吃饭好吧。”

墨轻舞也有些头痛,只得转移话题道。

她知道要是再说下去,苏枚还不知要从林北辰身上,挑出多少毛病来。

闻言,苏枚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率先移步到餐桌边,就着主位坐下。

苏瑶瑶、墨轻舞也跟了过去,分别坐在她的两旁。

见状,林北辰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到墨轻舞下手的位置坐下。

佣人很快就把饭菜端了上来。

期间,苏枚不时贬低林北辰几句,苏瑶瑶也跟着附和。

但想到自己与墨轻舞签订的协议,林北辰没有跟她们一般见识。

只是这顿饭吃的,却是索然无味。

好不容易把饭吃完,眼见苏枚没有任何离去的意思。

林北辰终于忍不住对着墨轻舞悄悄道。

“我有点事,可能要出去一趟。”

医院那边这两天一直在催缴父亲的医药费,林北辰必须要出去找钱才行了。

墨轻舞有些不高兴,觉得林北辰是想避开她母亲苏枚。

她冷冷地注视着林北辰,道。

“你的事情就不能往后稍稍吗?今天你跟我妈是第一次见面,有什么事,是比这还要重要的?”

林北辰摇摇头,不容置疑道。“我这事不能拖延,否则会抱憾终身,希望你能够理解。”

墨轻舞一愣,在她印象中,林北辰可从来没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

她更加不高兴了。

但此时林北辰已经饶过了她,直径走到了苏枚面前。

“阿姨,我有急事要出门,轻舞会留下来陪您聊天的。”

这话说的突兀,让苏枚也是楞了一下,但马上她脸色就变了,尖声叫道。

“你什么意思?是觉得我说了你,跟我耍性子了是吧?”

林北辰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解释道。

“我是真有急事,而且这事耽误不得。”

没曾想苏枚根本不听,依旧尖着嗓子喊道。

“你一个穷小子,能有什么急事?再说了,我能屈尊来见你,那就已经是天大的事......”

林北辰眉头皱的更深了,看这样子,就算他把实情说出来,只怕苏枚也不会听。

当即,他不再多言,看了墨轻舞一眼,便直接走出了别墅大门。

虽然这样做,会得罪苏枚,但若是与父亲的性命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轻舞,你看看你找的这丈夫,他还有半点长幼尊卑吗?他懂得半点人情世故吗?”

“就他这样的,也妄想成为墨家、苏家的女婿?”

“我呸!”

身后,传来苏枚一连串气急败坏的尖叫。

“北辰这次,确实有些过分了,妈,我肯定会帮您教训他的,您放心。”

墨轻舞也有些生气的道。

第003章 让你爸回家等死算了

别墅门口,林北辰把所有话都听在耳中,但他始终没有停下脚步。

不是他不在意诋毁,实在是对于这所谓的人情冷暖,两世为人的他,早已是司空见惯。

今生今世,出身自单亲家庭,从小靠父亲出卖劳动力抚养长大,自不必多说。

哪怕是前世的他,看似辉煌灿烂,但实际上也是在孤儿院长大。

那时的林北辰,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孑然一身,流浪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家。

人前背后,遭受了多少的冷眼嘲笑?

如果不是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超时空系统,只怕林北辰往后余生,都将会过的极其惨淡。

与之相比,苏枚这便宜丈母娘的几句诋毁,又算得了什么?

虽说是出门找钱,但实则林北辰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方向。

事实上,自父亲病倒的这段时间以来,他把能想到的亲戚朋友,差不多都找了个遍。

可这些人一听林北辰是要借钱,几乎都是想也不想,便满口拒绝。

在他们看来,林北辰家里本就穷的叮当响,再加上他父亲生病住了院,往后的花销只怕是个无底洞。

这钱要是借给了林北辰,他拿什么来还?最后指定是还不上。

到时候,他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可就要打水漂了!

亲戚朋友肯定是没指望了,难道......要去找自己前世那三个徒弟不成?

要知道他的大弟子、二弟子,如今可是被无数人尊称为武神、医神,十年下来,他们肯定变得非常有钱。

而即使他们没钱,他那不靠谱的三弟子马云云,总该有吧?

这小子可是现任的华夏首富啊!

从他腰包里掏出区区七千多块钱的医药费,想必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然而,想归想,林北辰却清楚的知道,这一切根本就不现实。

且不说他这一世,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改头换了面,即便是站在他那三名弟子面前,他们也肯定认不出。

而就算他们能认出,以林北辰现在的身份地位,也根本无法与马云云等人取得联系。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站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林北辰感慨万分。

他心中有个想法,如果真筹不到钱的话,那就只能炼点丹药去卖,又或者干脆摆个摊子给人治病得了。

想到这,林北辰眼神不由得一黯。

纵然他前世医术惊人,培养出的弟子被人尊称为医神又如何?

面对自己父亲那天人五衰的病症,还不是只能束手无策?

“续命丹!一定要在三个月内找到续命丹!”

“唯有续命丹,方能让父亲再得十年阳寿,挽回他的生命。”

林北辰喃喃自语着,内心忽的生出一股强烈的紧迫感。

半个小时后。

东阳市中心医院,一间普普通通的病房。

林北辰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来到三号床旁边。

只见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面容十分刚毅的老人,正陷入沉睡当中。

说是老人,可他的实际年龄,其实才刚过五十岁,正值知天命的年纪。

但,岁月无情,在他身上刻下的痕迹,实在太深太深。

那一条条斑驳的皱纹,那本该顶天立地,却不知在何时已被压弯了的脊梁。

无不在告诉着世人,他曾经历过怎样苦痛的一生。

五十岁的年纪,却有着七十岁老人的皮囊。

林北辰只觉鼻子有些发酸,内心的柔软,罕见的被触动。

尤其是当他看到,父亲头上那早已花白的头发,眼中的泪水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需知前世的林北辰,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他没有亲人,没有家,没有依靠,甚至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前世今生,此刻躺在病床上,这个饱受折磨的男人,几乎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

因而见到此情此景,他怎么可能不感到心痛?

咔擦!

这时,房间门被人推开,一名女护士走了进来。

林北辰连忙转头,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接着又示意她自己父亲在睡觉,有什么话跟自己到外面谈。

可这名女护士,却像是没看到一般,直径走到三号病床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林北辰,你爸的医药费凑齐了吗?”

“这......还没有。”林北辰闻言有些尴尬。

不过他之前已经决定,等会离开医院,就去摆摊子帮人治病赚钱,因此补充道。

“护士,请你再给我一天时间,明天这钱我肯定能交上。”

他语气十分肯定,本以为这护士能够理解一二,不会太过为难。

却不曾想对方听了他的话,就像是炸毛的母鸡般,突然就尖叫了起来。

“什么?钱还没筹齐?并且还要等到明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这是哪?”

“我告诉你,这里是医院,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没钱你住什么院?没钱你治什么病?你不如把你爸接回去,让他等死好了。”

“反正也没得治了,你何必还要赖在这里不走......”

这护士一番言语,可谓是相当的尖酸刻薄。

尤其是那句让林父回家等死算了,更是让林北辰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看着对方,双眼泛红。

那护士原本还在喋喋不休,可乍一接触到林北辰的眼睛,猛然就被吓了一跳,瞬息,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慌忙退后几步,指着林北辰叫道。

“你......你想干什么?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医院,你敢乱来,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就在这时,林北辰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了一把。

他连忙转头看去,而在这过程中,他的脸色已经是恢复了正常。

“对不起,爸,把您吵醒了。”

林北辰小声说道。

拉他的人,自然便是被那护士的大喊大叫,吵醒的林父。

林父示意林北辰扶他坐起来,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也仿佛消耗了林父不少的精力。

林北辰知道,这是因为父亲的身体机能全面衰竭所导致,他虽然才五十岁出头,可身体状况,已经跟那到了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无二。

这种病,便是所谓的天人五衰,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药石可以医治。

只听林父喘着粗气道。

“小辰,刘护士说的没错,像我这样的情况,跟等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倒不如早点出院。”

“一来,能省下一大笔的医药费,为你减轻很大的负担。”

“二来,我也希望余下的时间,能在老房子里度过。毕竟,那里曾是我跟你妈,相濡以沫的地方。”

提到林北辰的母亲,林父一时间,整个人都好似年轻了不少。

“爸......”

林北辰只觉心里堵得慌,他看得出来,父亲已经是彻底的放弃了对生的渴望。

对于现在的父亲来说,不管余下的生命,是还有半年,又或是只有一个月,他都已经不在意了。

生活压弯了他的脊梁。

岁月磨平了他的菱角。

如今,便是连最简单的活下去,他也不在抱有任何的幻想。

他的人老了。

他的心......也老了......

林北辰沉寂在悲伤中,可那名刘姓护士却不会想那么多。

她听了林父的话,啧啧说道。

“到底还是当爸的有觉悟,不像某些人,粗痞不堪。”

她鄙夷的看着林北辰,不阴不阳道。

“林北辰,既然你爸都这么说了,不如你现在就去帮他把出院手术办了吧。”

“我们医院的床位可是很紧张的,这后面还有大把的人排着队,等着住进来呢。”

林北辰闻言脸色一冷,终于明白过来。

“有人要我们的床位?难怪你不由分说,就要赶我们走。”

“原来这才是主因!”

第004章 好心当成驴肝肺

“爸,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您治好的。”

林北辰语气坚定的说道。

不就是续命丹吗?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也定要找到!

那护士见他们父子温情,早就不耐烦了,此时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嗤笑道。

“别自欺欺人了,你以为自己是华佗转世,还是李不换李医神当面?”

“我告诉你,就你爸这情况,即便真是李医神来了,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而你,只怕连医疗器械都认不全吧?就这也想替你爸治病,真是好笑。”

闻言,林北辰冷冷地扫她一眼,口中只吐出四字。

“关你屁事!”

这护士言语中,把李不换捧得很高。

可若是让她知道,李不换也不过是他当年随意收下的弟子,连他医术的十之一二都没学到,又不知会作何感想?

“你......”那护士有些恼怒,但随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突然冷笑道。

“行,你蛮横是吧?你尽管横。我倒要看看,等明天你还是没钱缴费,你爸被赶出医院的时候,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横,咱们走着瞧!”

说完便冷笑着走了出去。

林北辰没把她的话当回事,以他的医术若是摆摊治病,父亲那点医药费,轻而易举就能弄到手。

接下来,林北辰又陪着父亲说了半个小时的话,期间,出去帮父亲打热水的护工阿姨,也回到了病房。

这护工阿姨,是林北辰花费两百块钱一天请的,在东都市不算太贵,可对于以前的林北辰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半个小时眨眼即过。

在叮嘱了父亲不要想太多之后,林北辰便独自一人离开了病房。

病房之外,林北辰的心情有些沉重。

不是为了医药费的事,而是因为,短暂的一番交谈,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父亲的心态,已经出现问题了。

岁月磨平了他的菱角,生活压弯了他的脊梁。

如今,病痛带来的折磨,正一点点的吞噬着,他对活着的渴望。

林北辰身为中医当然知道,人生病了可以医治,但若是心冷了,就麻烦了。

“或许,可以把墨轻舞的存在,告诉父亲?”

林北辰若有所思,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

“让开,都给我让开!”

突然。

一阵尖叫声传来。

两名保镖模样的男子,抬着一个年轻男人,正大步向着医院这边跑来。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名贵妇打扮的中年妇女,满脸焦急,口中不断地发出喊叫,也在跟着跑动。

只见那名被抬着的年轻人,此时的状况很不好。

且不说他脸色惨白,眼皮乱翻,口吐白沫,就说他那浑身上下不断抽搐的模样,简直就跟中了邪一般。

林北辰的身边,就站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

见此情形,连忙迎了上去。

“怎么回事?”中年医生吃惊的问道。

直到近距离接触,他才看清楚除了上述种种症状,那年轻人身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看上去极度的骇人。

“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好端端的,突然就这样了。”

那贵妇眼睛都急红了,抓着中年医生的手臂便是慌慌张张的道。

“医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要花多少钱,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

“你别急,我先看一下。”

中年医生示意两名保镖把人放下,他上去摸了摸年轻人的额头,又翻了翻他的眼皮,然后又拿出听诊器,听了听年轻人的心跳,最后才面色凝重的说道。

“令公子的情况很诡异,像是中了风,又像是中了毒,短时间内我也无法确诊,还需要去重症监护室观察一下。”

“你说什么?没法确诊?!”

那贵妇面色一变,顿时尖叫了起来。

“废物,我们萧家真是养了一个废物。”

中年医生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听贵妇的口气,她好像是来自东都三大豪门之一的萧家。

而萧家,好像正是自己所在这家医院的幕后老板。

想到这,他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忙点头哈腰道。

“萧......萧夫人,要不,我跟院长汇报一下,让他赶快把医院所有的专家召集起来,给萧少研讨出一个治疗方案......”

贵妇听到这话,怒火腾地一下烧起,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把中年医生给抽回娘胎去。

她咬牙切齿的道。“还要开研讨会?你是想让我儿子死吗?”

“立刻、马上把我儿子送去重症监护室,你再多一句废话,我现在就让你从医院滚蛋。”

“是是是......”

中年医生被吓得面无血色,当即便要让两名保镖,把年轻人往重症监护室抬。

“竟然是罕见的九阳之体,有点意思。”

但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

那贵妇闻声,不由得转头看向林北辰,冷冷的问道。

“你能看出来我儿子得了什么病?”

林北辰扫她一眼,淡淡说道。“他这不是病,而是因为体内的阳气太盛,无处发泄,才会这样。”

“你要是信得过我,只要出得起诊金,我可以帮你儿子治疗。”

贵妇见他一脸认真,不像说谎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你也是医院的医生?”

然而,没等林北辰回答,便听那中年医生嗤笑道。

“萧夫人,您可别被他骗了,我认识这穷小子,听说大学刚毕业不久,他爸一个月前住进了咱们医院,每次到了缴费的时候,都拖拖拉拉的。”

“这两天刚好又是缴费的日子,想必他是没钱让他爸住院了,想要行骗,却没想到竟然骗到了您的头上,真是胆大包天!”

林北辰闻言表情不变。

因为难得遇到一个九阳之体,不想对方就此陨落,他这才动了恻隐之心,准备帮其化解阳气。

可既然对方不信任,他自然也不会拿冷脸去贴热屁股。

他摇摇头,便准备就此离去。

他却没发现,听了中年医生的话,那贵妇脸色早已是变得极其难看。

此时,眼见他一言不发就准备离开,霎时厉声道。

“给我站住!”

林北辰脚步一顿。

“耍了我,就想这样轻易的离开?”贵妇脸色阴沉的可怕。

“本来我儿子应该已经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就因为你,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如果他因此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贵妇声色俱厉道。

林北辰挑了挑眉,他很想告诉对方,你儿子是九阳之体,这颗星球上根本没多少人听过。

即便是把李不换找来,只怕也无济于事。

但一想到,对方根本就不信任自己,林北辰索性也就没开口。

只是......

九阳之体啊,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若是就这么陨落了,未免也太过可惜。

想了想,林北辰还是说道。

“你儿子这情况,给我治,十拿九稳。可要是抬进了手术室,那就危险了。”

贵妇闻言彻底暴怒,尖叫道。

“混账,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咒我儿子?”

“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

那中年医生更是冷笑道。

“林北辰,你可真行,骗术都已经被揭穿了,还敢在这里继续行骗,看来不叫保安把你丢出去,你是真不知道什么是厉害了。”

“行,不信我就算了。”林北辰也有些生气了,今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冷冷地看着贵妇,冷声道。“赶我走?希望你等会不要后悔才好。”

而那贵妇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嗤笑道。

“我后悔?我要是有半点后悔,立马就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林北辰冷笑一声,也不再多言。

他直接走出了医院大门,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见状,贵妇骂骂咧咧道。“我呸,什么东西,竟敢骗到我的头上......”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


1、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7777   即可继续阅读


2、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

e17c7f9a057641f7dad899138cb863d4.jpg